豬飼料加上藥粉,裹上膠囊,就成了降血糖的保健食品。無錫市公安局日前破獲一起假藥案,抓28人。從2008年至案發時,他們一直在生產這一保健食品,併在全國銷售,涉案值可能接近10億元之多。不僅謀財,而且害命!(12月21日新華網)
  民警調查發現,黑心企業生產的“金杞膠囊”、“玉黃丸”等所謂的“降壓神藥”,竟是假藥販子吉某某自學網絡配方擅自鼓搗出來的。這些假藥不僅取材豬飼料等廉價材料,還含國家明令禁止的藥物成分。這些大量流入市場中的假藥,對糖尿病患者的危害不言而喻。而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本次假藥的發現,並不是日常監管出來的,而是無錫警方根據一位賣藥老人的舉報,順藤摸瓜給“摸”出來的。
  據報道,將豬食料假藥做成10多億元的大產業,吉某某並非一個人在戰鬥。雖然吉某某的“鄭州澳瑪科技實業有限公司”沒有生產任何藥品或保健食品的資質,但在河南大學的科技園內,卻有大規模的生產和包裝車間,且假藥從原料來源,到生產、銷售、廣告宣傳等都形成了完整的網絡系統和產業鏈條,各大城市的經銷商,遍佈江蘇、新疆、海南、北京、武漢等地。
  事實上,這些年,網上有關“金杞膠囊”、“玉黃丸”和“鄭州澳瑪公司”的追問並不少,只是淹沒於網絡空間無人問津。這期間有關部門如果真能夠盡到監管責任,不法企業就不會肆無忌憚地在人眼皮底下如此瘋狂地生長,以至於造成不可輓回的損失。
  這不由讓人聯想到2011年同樣的一起假藥大案。浙江警方在對一輛出租車進行檢查時,在後備廂發現了大量藥盒、說明書和防偽標簽。警方順藤摸瓜,由此挖出一個範圍涉及23個省份的制售假藥的特大系列假藥案,涉案金額超過了20億元人民幣。後經查實,大量假藥不僅流入藥店,在個別省份的正規醫院,也發現了假藥流入。事發後,媒體在反思時集中追問監管失責問題。三年後,如此的追問再一次響起。
  從近年的多起假藥事件來看,公安部門介入醫葯打假,雖然立竿見影,但卻反映出整個藥品監管的乏力和諸多漏洞。目前我國的藥品監管,往往是傳統的靜態的突擊檢查模式,重點主要放在發現假冒偽劣藥品後的追查和處理上,忽略了源頭防範的事前控制,使制假售假不能及時發現,更不要說這中間還充斥著監管失責和錢權交易等亂象。
  假藥泛濫,除了巨大的利益誘惑,更重要的還是違法成本較低。我國法律雖然明確了對生產、銷售假藥罪不設置入罪門檻,但只要假藥沒有直接致人死亡,涉嫌制售假藥的不法分子就多被判處輕刑、緩刑甚至僅處以罰金,懲戒震懾的作用遠遠不夠。
  此外,由於互聯網的普遍應用以及宣傳促銷方式的多元化,也使得當下藥品生產、銷售者更有可能規避法律。目前我國取得網上藥店資質的企業有240多家,卻有成千上萬家網店在網上賣藥。由於網上售藥網站以及服務器所在位置、接入地點都不在同一地方,使得對非法賣藥的行為查處,變得更加複雜和困難,如何適應新形勢探索出新的治理模式,是對監管部門的一大考驗。
  文/劉道彩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用豬飼料做假藥為何成了大產業)
創作者介紹

ape

cohyxxm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